淘缘梦·中国 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五十五章 永远之缄(下)
听书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五十五章 永远之缄(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确切地说,沐恩礼并不认为自己真的有着当好一名船长的资格——哪怕是曾经的海军,并且还挂着一个工程师的名头,但毕竟太过年轻。

他甚至不知道应该怎么管理好这船上众多的员工——尽管已经回到了这个未曾谋面的祖国,尽管身边共事的都是那些和他一样肤色的人种。

但沐恩礼不得不承认一件事情,那就是两个不同社会之间的文化诧异实在太大。

海鸥低矮地在汽笛的地方飞过,某年的夏日的傍晚,沐恩礼独自一人呆在了游轮上的某处,脱下了帽子,感觉异常疲累地靠在了栏杆上,一个人偷偷地喝着闷酒。

不久之后,一道身影十分敏捷地攀爬了上来,穿着普通船员的服装,低着头,朝着沐恩礼走来。

“沐恩礼,怎么这次的航线重复了?我们应该尽可能多的走不同的航线,这样才能够探测更多的区域。”

又来了……又来了。

沐恩礼默默地看着这个朝着自己走来的……监视者,他想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还是不明白?

或者说,她只是在准饫锩嬉丫髁舜厦挥小Σ亍×硗猓切┤嘶故鞘裁粗甘挂裁挥校 br/>

“你疯了!你居然做出这种事情来?万一暴露了怎么办?”尤娜看着沐恩礼,如同被激怒的母猫,竟是直接撕碎了这份文件。

“你还真是死心不息,有本事的话,你现在就联系一下你那所谓的总部吧。”沐恩礼摇了摇头。

尤娜一声不吭,就从床的下方取出了一个皮箱,打开了之后,里面有一套的通信设备。尤娜取出了分离式的通信器,放在了脸上,“呼叫,编号SHG10,尤娜……是,我是尤娜,关于这次事件,我要报告……是,这件事情……”

沐恩礼却是把这皮箱一番,扣出了仪器,怒道:“早就没电了,你和谁说!”

尤娜只是恨恨地看了沐恩礼一眼,便慌乱地把散落的东西都收拢在了自己的身边,然后对着通信器再次说道:“总部,听见了,我这边信号不好,请稍等……已经好了吗……是,我继续汇报……”

“是……沐恩礼叛变了……知道了,我会马上清除……”

尤娜站起身来,猛然朝着沐恩礼扑来。

他花费了好多的功夫,甚至手臂上被划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之后,才勉强地把这个监视者给制服了下来……这还是得益于他多年的从军经验。

……

卧室的单独洗浴室之中,嘴巴被锁了起来……而这里更加是贴上了大量的海绵,这是防止尤娜的发狂。

但即便如此,尤娜的身上还是伤痕累累……要不是每天晚上沐恩礼都会在自己的房间大声地放点音乐的话,动静怕是会被外边的人发现。

“这是最新发布的镇定药……吃了吧。”

沐恩礼捏住了尤娜的下巴,从空隙之中把药丸塞入了她的嘴巴之中——有两周的时间了吧?给她用了不少能够买到的安静的药物,但除了让她大部分时间都昏昏沉沉之外,似乎不见什么效果。

“沐恩礼,放了我吧,我们继续完成任务好了,他们不会责怪你的……沐恩礼……”

尤娜目光失神,躺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沐恩礼烦躁地重重地关上了门,自个儿地坐在了床上,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他已经忍受不了尤娜的这种疯狂了。

他开始抓来了一瓶烈酒,大口大口地灌入,然后扭开了房间的音响,放大了最大的声音……唯有这样,他才能够勉强入睡。

一天一天,无论在怎样喧哗的环境之中,他都仿佛能够听见尤娜对他的说话。终于……酒精也无法阻挡这种缠绕在脑中挥之不去的声音了。

某一天晚上,沐恩礼宛如烂泥一样地倒在了自己的床下,头痛欲裂地爬起了身来,多日的失眠以及疲累让他的精神紧张到了极点。

他从房间那起了削水果用的刀子,一手拎着酒瓶子,又狠狠地灌上一口,便拖着身子似乎的,一步一步地靠近……打开了浴室的门。

看着这里面半睡半醒的女人,一脸麻木,低着头同时亮出了手上的刀子,梦呓道:“我给过你机会了……我给你好多好多机会了。我啊,我甚至想了好多办法了,可是你为什么就是不醒来?为什么呢?为什么呢……为什么啊!!”

他猛然咆哮了一声,一手抓起了尤娜的头发,把她拉扯了起来,把她的上半身都侵入了浴缸的水中——尤娜的脑袋完全在水底之下,便本能痛苦地挣扎着。

“你醒醒啊!你醒醒啊!!”

他再次提起了尤娜的头,湿漉漉的头发完全贴在了一块,尤娜痛苦地咳嗽着,喘着气,目光冷漠却冷漠地看着。

“看看你!你还像是个人吗?你不像!只是一个傀儡!!”

“对你来说……最,最重要的是什么?”尤娜忽然说道。

“我有我新的生活,我有我新的未来!我有我的人生!我什么都有!!你有什么?!”

“我有我生存的意义……你没有……”

沐恩礼怒叫了一声,手上的刀子狠狠地朝着尤娜刺了下去!

锋利的刀子一瞬间割开了尤娜手臂上的皮肤,鲜血顿时染红了浴缸之内的水,沐恩礼瞪大了眼睛,一脸狰狞,“骗我也好!说你正常就好!!尤娜啊!别想着任务的事情了!你自由的了!!重新过自己的生活了吧!不要逼我杀了你!”

“懦夫……”

终于,他的神经被刺激到了极点。

就在这个浴室之中,那最丑陋最邪恶最卑鄙的事情发生了……这位白玉号的年轻船长,***了同样年轻的尤娜。

他捂住了她的嘴巴,一次又一次地刺入她的身体之中,他和她的目光甚至由始至终都没有超过十厘米的距离。

一次又一次的冲击,他就像是一个头正在抢食着腐烂尸体的饿狼,她像是一具失去灵魂的躯壳。

这里像是静谧无声的孽镜地狱。

这个孽镜般的地狱甚至一直地延续着……他已经彻底堕落成为了恶魔般,每每的晚上都会喝得酩酊大醉,然后打开了这个充满了罪恶的地方,一次一次地发泄着那些身体之中潜藏着的丑陋。

这就像是一个噩梦,一个永无休止的,埋藏在内心深处……最丑陋的噩梦。

它们已经被一层层地剥开,然后再一次次地深挖出来……这些记忆之中已经被淡化的东西。

终于,一只苍老的手掌把它们彻底抓碎。

……

宛如从一个纬度到另外一个纬度之间的冲破,这只苍老的手掌用力地撕破了这个记忆之中的世界。

搅动着,继续撕裂着,继续搅动着,似乎恨不得把它们彻底揉成了一团。

但是最终它们再一次展开,形成了圆环,不停地旋转着——这个孽镜般的地狱。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你记忆最深处的地方。”

“我的生命已经走到尽头了,何必还要我再面对这件事情……难道我的惭愧还不足够吗?”

“你看到什么了?”

“最丑陋的我。”

“还有呢?”

“痛恨我的尤娜。”

记忆的碎片再一次转动,孽镜般的地狱再一次在他的面前开启。他无法忍受这种痛苦,不得已之下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直到一道初生的哭声响起。

他再次抬起头来,这个从无到有,由记忆碎片岁拼凑的世界之中,他终于看见了……那个赐予了他最后时间的老板。

老板伸手,从无数的碎片之中抓取了一道碎片出来……圆球般的记忆碎片之中,一个才来到了这个世界,尚未睁开眼睛的孩子,发出了他第一道的声音。

老板将这个碎片送到了沐恩礼的面前,“那么,你现在又看见了什么?”

他双手微颤着,像是沙漠中迷路的旅人,虔诚地等待着落在自己面前的甘霖,“我……我的孩子。”

“是的,我和她的孩子。”

“船长,再一次,看看你的这些记忆吧。”洛邱轻声说道:“现在的你,再回望您的一生,应该能够感受到的了。”

沐恩礼下意识地看着那些充满罪孽的记忆。

尤娜正坐在了窗前,双手放在了自己挺起的肚子之上,沉默不语。她的旁边,年轻的船长正在不停地说着话。

“这个时候,尤娜没有挣扎了,但也从不和我说一句话,不管我用怎么样的办法……我只想要弥补自己犯过的错误。”

另一碎片上,女人低着头,轻轻地抚摸着肚子之中的孩子,难得有了一丝的笑意,旁边年轻的船长正在痴痴地看着。

“她还是不肯和我说话,我知道她从来没有原谅我……但我从她的脸上看到了母性的光辉。太神圣了,在她面前,我就像是最卑微的罪人。”

又一块的碎片。

“她开始悄悄地做起了孩子用的衣服……但是只要我一回来,她就会把东西藏好。”

一块块的。

他开始去仔细的,一点一点地正视着这已经埋葬的最卑劣的事情。

“早产了……我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我本来打算冒着风险,无论如何都要把她送去医院的!我甚至已经安排好了,可是结果最终还是早产了!”

尤娜用尽了自己最后的力气,生下了这个罪孽的孩子,年轻的船长反应过来的时候……一生一死。

终于苍老的老人痴痴地看着这血和罪和生的记忆。

年轻的他悲痛地抱着初生的孩子跪倒在了床边,而女人则是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尤娜……为什么会露出这种笑容。她当时,有吗?”老人茫然地朝着老板看来。

“船长,这是您的记忆,不出任何的差错。所以自然是存在的。”洛邱淡然道:“现在……你又看到了什么?”

老人最终把所有的记忆碎片都拥入了自己的怀中,忽然苦笑道:“是我给了她生的理由。在我第一次动了杀心的时候,她甚至希望我真的能杀了她……她终究还是太痛苦了。”

“你说的没错,只有回头再看的时候,才能懂。”苍老的船长目光渐渐恢复平静,“只是我一直没敢去正视它们。”

“但是罪孽是没法清除的。”

“是的,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清洗过自己的罪孽……到头来也不过得到了一个释怀。”

“可好?”

“足够了,已经足够了。”苍老的他流下了两行清泪,轻声道:“我原来错过了她的这道笑容……能够再次看见,就已经足够了。”

“满意就好。”

……

……

山洞之中。

洛老板忽然松开了掌心初的禁锢,让这个彻底灰暗的光球拥有了脱离的机会——它只是一个灵体。

灰暗的缓缓地沉落在了坟墓之前,然后有了形态——老船长以灵体的模样,终于再次来到了这个坟墓之前。

那灰暗色的物质渐渐开始退散。

老板取出了手帕,把里面包裹好了的一束头发埋在了那简单的墓碑之前。

它终于又一次恢复了纯白的模样,闪闪生辉。

女仆小姐从洛邱的身后提着老旧的皮箱子,也放到了旁边,才又回到了自己主人的身边。

这箱子里面的并非什么金银珠宝,不过是一些简单的老物件。

一些婴儿的衣物,给孩子喂奶用的奶瓶,小小的玩具,一些小贝壳之类的小物件……一些对于一个作为父亲的人来说,真正贵重的东西。

“老先生,这是您的宝物,我也送回来这里了。”

洛邱轻声说道:“您说过,希望自己能够葬在这里……最后的愿望,也完成了。”

洁白的光球从地上缓缓升起,像是被流水冲洗了千年般的无暇,最终落入了老板的掌心之中。

……

“会不会觉得我尽做一些无聊的事情啊?”

坐在了海贝小岛的沙滩前,海水还差一点儿才能够够得着洛邱的身边,但是湿润的沙子上,女仆小姐却赤脚地在这里迎着海风的吹佛。

听到了主人的话,优夜旋过身来,微笑道:“主要是主人的意愿,就没有无聊的事情。”

洛邱想了一会儿道:“老店主,用了多久才泯灭了自己所有的感情?”

“优夜不知道。”女仆小姐轻声道:“不过自从我醒来的那一刻开始,上一任的老板已经是这样了。”

洛老板忽然想起了黑魂九号说过的一些话,便看着优夜淡然道:“我发现……它好像开始剥不动我了。”

“祭坛吗?”女仆小姐微微一讶。

洛邱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复杂的程度似乎连女仆小姐这位有着三百多年历史的人偶也无法彻底理解。

洛老板最后若有所思般地道:“又或者可能只是错觉……但我至少感觉自己的方向没有错。只要符合规则的话……”

“主人,您刚刚说了什么?”女仆小姐此时投来了疑惑的目光,“优夜似乎听不见。”

洛邱一愣,以优夜的能力,他的声音不可能说无法听见……那唯有一种可能了。

就连优夜……也没有资格倾听我和‘你’之间的对话吗?

一种强烈的孤寂的感觉静悄悄地慢上了他的心头,他的意识仿佛一瞬间便抽离了出来,眼前的小岛开始迅速地变得细小起来。

大海,大地,天空……一切一切,都开始缩小着。

最终,他眼前唯有一个自然转动着的世界,这个时候,他仿佛同时能够窥见这世界之中无数的生灵。

甚至,在这自我转动的世界之中,还有这众多的扭曲的地方……它们缠绕着世界的转动,也各自转动着。

……

与此同时,遥远的耶路撒冷的一处山峰上的岩洞之中,一名嶙峋的白发老者缓缓走出,他没走出一步,便像是要榨干自己所剩无几的生命似的,显得无比的艰辛。

老者在岩洞之前,凝视着天空良久之后,才缓缓地叹了口气,像是叹息般喃喃自语:“太快了……你太快了……不过也好,也好,也好啊。”

老者再次回到了洞中,这里简单得什么都没有,唯有在石床前放置了一个古旧的八音盒。老者打开了它,听着那清脆的声音,梦呓般:“我如果当初也能走这条路的话……那该多好……”

……

海滩前,优夜的声音再一次传入了洛邱的耳中,让他的意识一瞬间跌落了无数的层面,最终回到了身体之中。

海水冲刷的声音,风儿的声音,一切再次变得有形起来。

“主人,发生了什么事情?”优夜略微带着惊恐地看着洛邱。

只见洛邱摇了摇头,站起了身来,微微一笑道:“没什么,只是想了些事情,有些走神罢了。”

女仆小姐再次投来了疑惑的目光。

洛邱只是轻笑了一声,“我再想,再做一件无聊的事情吧……”

说着,洛邱转过身来,凝视着小岛的林子,他的身体便在此时腾空而起……女仆小姐的身体也被什么托起,跟随着洛邱而去。

天空,一道巨大的云层开始形成,挡住了整个小岛的范围。

海平面的百米处,洛邱伸手朝着这小岛轻轻一压,岛屿林中那几颗老树所在的小土坡处为中心点,大约直径两百米左右的范围,此时开始沉落。

引发起来的地壳震动,让海岛四周的海水疯狂地涌动起来……直到这一块地方最终沉入了大地之中后,海岛外的海水才自四方化作了巨大的水柱,注入了这沉没后的空间之中。

许久许久之后,海水已经填满了这个地方,化作了一个岛屿之内的小小‘湖泊’。

“无论您想要什么,只要您能够支付我们足够的东西,那么,不管好坏,不管您生前是好人还是坏人,我们都将会为了您实现。”

看着这岛中湖,洛邱淡然道:“对与错,您既然选择了保持缄默,便给您这最后的坟。”

犯下过不可磨灭的罪孽,也有着一艘白玉号所有人的尊敬。

丑陋和光荣同在。

“您的秘密,就永远埋藏在这里吧……客人。”

说着,洛邱把那块老旧的怀表取出,朝着这岛中小湖抛了下去。

似乎有轻微的落水的声音,坠落水中的瞬间,庞大力度冲开了怀表的卡扣,打开的怀表在水中缓缓地沉落着。

它一边是镶嵌着一张老旧泛黄褪色的照片。

而一边则是时间,停住了的时间:一九八七年十月二日,十九点,二十三分,四十七秒。

关于沐恩礼的一切,便沉默地沉没在了这深海里。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