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缘梦·中国 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走出香江 > 第2章 婉拒
听书 - 走出香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2章 婉拒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蔡致良一家住在浅水湾,房子还是赵宝秀与蔡明潮结婚时的婚房,当时的地价还比较便宜,加上建造房屋的费用,也不过几十万港币。如今,如他家一般的自建别墅,已经涨到几百万了。

“妈,妈……”蔡致良拍了拍身旁的母亲,轻声叫道。

赵宝秀在墓前站了几个小时,有些累了,因而在车上闭目养神,没想到竟然睡着了。听到蔡致良的呼叫,赵宝秀睁开眼睛,发现已经到家时,推开车门走了下去,而蔡致良径直去停车。

等蔡致良推门而入时,看到祖父和祖母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而赵宝秀已经不再客厅中,估计是去了卧室。

“阿公,阿姆……”蔡致良打着招呼。

蔡致良的祖父叫蔡勋,祖母叫贺宝珍,携手走过了半个世纪,在港城经营服装生意,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蔡致良的父亲蔡明潮是家里的长子,从小学习优异,十七岁到美国留学,被蔡勋夫妻俩寄予厚望,这几年已经开始全面接受家里的服装生意,却不想出了车祸。本已经处于半退休状态的蔡勋,又开始接掌公司,以保证家族生意平稳过度。

蔡勋看了一眼蔡致良,点点头,“嗯”了一声继续看电视。电视里播放的是一档财经评论节目。

“我和你阿公今天去医院看望你爸爸,还是老样子,路过这里,就过来看看。”蔡致良走到近前,被贺宝珍拉到身旁坐下。从小被寄予厚望的长子如今成了植物人,让身为母亲的贺宝珍十分难过。

“过些时候再去医院检查,现在医学发达,爸爸会好起来的。您什么时候来的?”蔡致良安慰着祖母,转移了话题。

贺宝珍道:“十点多到的,你和你妈这是去哪儿了?”

蔡致良道:“去扫墓了,今天是我外婆的忌日。”

“你外婆?哦……”贺宝珍愣了一下,才想起蔡致良说的外婆,并不是赵洪德现在的夫人。毕竟双方是亲家,情况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

蔡勋此时道:“报社生意怎么样,要不还是来服装公司做事吧。”

蔡致良还有两个叔叔,蔡明波,蔡明浪,都在服装公司打理生意。在蔡明潮主管公司时,两位叔叔可是没少拖后腿。现在蔡明潮出了车祸,这继承人的位置出现空缺,两位叔叔在公司斗得不亦乐乎,蔡致良可不想去趟那浑水。毕竟祖父还在,到时候撕破脸皮,那就难看了。

明秀日报是蔡明潮1976年创立的,从蔡明潮和赵宝秀的名字中各取一个字,来命名的。经过十年的发展,一直是半死不活,每期的销量始终在一万份左右徘徊,但这现在是属于蔡致良的私产,可以自己做主的。

蔡致良自然是不愿去服装公司,仰两位叔叔的鼻息,却有不好拒绝祖父的好意,只得道:“报社是我爸辛苦所创办,如今他现在出了事,我就想着继承他的事业,将报社做大,您就让我试试吧。”

蔡勋见长孙态度坚决,叹了口气,随即又指着蔡致良,道:“你爸要是早像你这么想就好了。”

蔡勋指的,自然不是蔡明潮开办报社的事情。

蔡明潮在美国学的金融专业,回国后自然看不上家里服装制造业,先是搞证券公司,后又投资报社,直到五年前,香港恒生指数暴跌,才回到自家的服装公司工作。

蔡勋的意思就是,要是蔡明潮一毕业就继承家里的服装公司就好了。

蔡致良对此事也不好说什么,看着时间也已经下午一点了,问道:“你们吃过午饭了吗?”

“已经吃过了,你还没吃吗?我这就让小刘给你先煮碗面。”贺宝珍说着就要起身。

“不用不用,您坐着就行,还是我去吧。”蔡致良说完,起身往厨房走去。

刘婶是家里的女佣,此刻还在厨房忙活。

“刘婶,先煮点面,我还没吃饭呢。”蔡致良一见刘婶,便叫道。

刘婶道:“太太刚才吩咐过了,已经在煮了。”

蔡致良用鼻子嗅了嗅,问道:“煲的什么汤啊,鸡汤吗?”

刘婶掀开陶瓷盖子,用筷子搅了搅,道:“是的。”

蔡致良“哦”一声,便返回客厅。

刚坐下,便听见祖母问道:“你妈和你外公吵架了?”

想来赵宝秀回家时耷拉着脸,被贺宝珍看见了。蔡致良忙解释道:“没有,您想哪儿去了。”

贺宝珍也没再问,只是道:“阿良,你和佳佳谈的怎么样了?”

佳佳姓郑,名维佳,比蔡致良大一岁,是蔡致良二婶那边的亲戚,贺宝珍见过几次,有意撮合两人。

蔡致良与郑维佳见过几次,很是中意,有追求的意愿。不过,最近一次的会面让蔡致良感到危机。

此刻,看着祖母殷切的眼神,蔡致良含糊其辞道:“一起吃了两次饭,看了一场电影,感觉还好吧。”

贺宝珍一听觉得有戏,道:“那就好,那姑娘我也见过,性格是好的,你是男孩子,要主动些,可以送花呀……”

贺宝珍一边说着,一边还介绍着经验,听得蔡致良一阵头大,还好这时刘婶将面端了过来。

蔡致良却是饿了,端起面条,狼吞虎咽起来。

蔡勋与贺宝珍没待多久便离开了,也让蔡致良顿时松了一口气。

蔡致良今天不用上班,本想休息一下,想起丁康的话,便给外公打了个电话。

“喂……”电话那头传来声音。

“阿强,是我,你表哥。”蔡致良听着声音像是表弟赵志强。这年头还没有来电显示,只能靠猜。

“表哥,有什么事吗?”赵志强问道。

蔡致良松了口气,在几个表弟表妹中,也就和赵志强关系不错,毕竟两人的年龄相仿,道:“听康叔说外公病了,严重吗?”

赵志强道:“中午吃完药,现在睡下了,不是多严重。”

蔡致良与赵志强聊了一阵,挂了电话,才发现母亲站在身边。

“你外公的病,怎么样?”赵宝秀问道。

蔡致良道:“听阿强说,也没什么大碍,就是年纪大了,晚上受了凉,有些发烧。”

“哦……”赵宝秀叹了口气,想着父亲也已经是古稀之年了,道:“我明天去看看你外公,你和我一起去吧。”

蔡致良对母亲和外公之间,时不时的冷战,也有些头疼。此时见母亲态度转和,忙不迭地答应道:“嗯,我也好长时间没见外公了,等下我就给外公打电话。”

“嗯。”赵宝秀点了点头,转身去了卧室。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