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缘梦·中国 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世子很凶 > 第八十二章 你对为师做了什么?(盟主加更)
听书 - 世子很凶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八十二章 你对为师做了什么?(盟主加更)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多谢【EV蕈】大佬的盟主打赏!目前欠债,其实还的挺快……

--------

三更半夜,满城已经寂寂无声。

许不令回到王府后宅,脑子依旧思索着方才的事儿。

按照他的推算,现在幕后之人已经松开了弓弦,下一次便是搅动整个天下的滔天巨浪。

这种关键时刻,一丝一毫的误判都会改变整个大局,让无数人丧生与浩劫之下,其中便包括他、肃王、他身边所有人,乃至于整个天下。

可就在这关键时刻,一把剑,忽然出现在了许不令的喉头。

后宅庭院里没有灯火,安静的仿佛无人居住。

许不令刚刚进屋关上房门,便发现房门的旁边站着个人,手持青锋长剑,指在他的喉咙上。

他听到了呼吸声,知道宁玉合在屋里,以为宁玉合有事等他,对宁玉合没有防备,所以此时还有点措不及防。

“师父,你……”

“别叫我师父!”

屋子里没有灯火,只有朦胧星光带来微弱的光芒。

宁玉合泪如雨下,原本挑不出丝毫瑕疵的动人脸颊,此时只有心痛和失望,睫毛和嘴角忍不住的颤抖,握住剑的手也在颤抖,那双原本温润如水的双眸,满是难以置信。

许不令顿时僵住,微微抬手,宁玉合便把剑离近了几分:

“你不许动!”

许不令眨了眨眼睛,露出几分笑容,坦然站在剑刃前,有些摸不着头脑:

“师父,怎么了?”

“不许叫我师父,我不是你师父,我没有你这个徒弟!”

宁玉合声音吐字不清,死死捏着剑柄,几乎歇斯底里。

许不令有些慌,看了看脖子上的剑尖:

“呃……到底怎么了?”

宁玉合呼吸急促:“你……你就是个败类,我看错你了,你就不是正人君子,你眼里没有半点王法,你……”说道最后,实在说不出话来了。

许不令有些茫然:“我没说自己是正人君子,我是肃王世子,定王法的人……到底怎么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

宁玉合强行压抑泪水,却压不住眼中的失望和羞愤。

许不令思索了下,轻声道:“救了师父两次……好像也没做什么其他的。”

宁玉合见他还要抵赖,从怀里把肚兜掏出来,丢在许不令脸上:

“你怎么解释?”

许不令接住肚兜,打量一眼,微微挑眉:

“你给我的,我收起来,有什么问题?”

“……”

宁玉合呼吸了几口气,抿了抿嘴,又从怀里拿出宣纸,展开宣纸,露出上面画着的飞凤展翼图案:

“这个?你从哪儿知晓的这个?”

许不令无言以对。他初见宁玉合,确实是抱着救人的目的,并没有亵渎宁玉合,甚至连乱动都没有,只是下意识扫了几眼。可这话说出去,宁玉合显然不会相信。

宁玉合见许不令不说话,把剑尖抵近了几分,声音颤抖:

“你从哪儿看到的?”

许不令张了张嘴,抬手想把剑夺下了。

“你不许动!”

宁玉合眼神带着深深的悲戚,声音沙哑:“我那么相信你,觉得你是个好人,是个真君子,收你当徒弟……你……你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人?”

许不令微微蹙眉,他连方才那个猎户都没杀,一直以来也没亏待过别人,最多就是占了女孩子一点小便宜,大部分还是对方主动的,又没说始乱终弃,怎么说的他和人渣一样。

“我怎么了?”

“你……”

宁玉合见他还死不承认,情绪再也支撑不住,泪如雨下见,直接把剑丢了,抬手拉开轻薄道袍的系带,露出雪白脖颈,似乎是想把衣服脱下来。

许不令见势不妙,连忙上前捉住了她的双手:

“师父,你做什么?”

宁玉合奋力挣扎,泪如雨下:“你看呀,你不是喜欢看吗?你都画下来了,你都已经看过了,怪不得你叫我‘白道长’,你……我那么相信你,把你当徒弟,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我当时是救你,你中了毒针,我找毒针才脱的衣服,难不成看着你死?守宫砂还在,又没对你做什么!”

宁玉合呼吸起伏,连连摇头,语无伦次:

“你承认了,你就是看了……”

许不令有些无可奈何:“我就是看了,怕你受不了才不告诉,你若是觉得我坏了你清白,我娶你就是了。”

“……”

宁玉合愣了下,没想到许不令会冒出这句话,她摇了摇头,猛地把手抽了回去:

“我是你师父!”

许不令摊开手:“你当时不是呀。”

宁玉合死死盯着许不令,眼圈儿哭的发红,呼吸起伏间,抬手就是一巴掌,可惜被许不令捉住了。

许不令一把将她拉到跟前,居高临下带着几分恼火:

“你讲点道理呀,没拜师之前,救你是那么救,拜师之后要救你,还是那么救,你总不能让我闭着眼睛找毒针……我受伤师父用肚兜给我包扎,也没什么歪心思,一样的道理……”

没什么歪心思……

宁玉合眼神乱了下,继而又用失望的盯着许不令:

“你当时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不会怪你,甚至……你当时为什么不告诉我?”

许不令眨了眨眼睛,对于这个倒是真有点心虚,他当时刚亲了宁清夜……

“你是不是也对清夜做了什么?”

“……”

宁玉合瞧见许不令的眼神,便知道了原委,心中最后的一丝念想也彻底掐断了。她可以还俗,但师徒名分大于天,更不能不顾念视如己出的清夜。

“你已经和清夜……为什么还要对我……”

“我当时不知道你是小宁师父……再说知道也得那么救,总不能为了点男女之防看着你死……”

“……”

宁玉合紧紧咬着银牙,死死盯了很久,终是再也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抬手推了许不令一下:

“好,我不怪你。这件事,你不许告诉任何人,特别是清夜……从今以后,你也不许来见我……”

话落,捡起长剑跑出房门。

许不令有些无奈,跟在后面劝说:“师父,都一起这么久了,除开救你那次有些不妥,其他时候我可从来没愧对你……”

“都说了我不怪你,欠你两条命,要不要我还给你!”

宁玉合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眼神凄楚:“你是不是要逼死我?”

许不令顿住脚步,微微摊开手:“好吧,我不说了,师父你先冷静几天,等想通了咱们再继续聊。”

宁玉合吸了几口气,心理落差太大,一时半会肯定想不通,想通了也不可能和许不令发生什么,只想着快点离开这个地方,转身便走。

两个人的吵闹,吵醒了祝满枝,此时披着衣服,睡眼惺忪的站在门口打量:

“大宁姐,许公子,你们怎么吵架了?”

宁玉合想起了什么,走进屋里取来已经准备好的包裹,出门时把祝满枝直接抱了起来,跃上了房顶:

“你答应过清夜,不欺负祝姑娘,你不能言而无信。”

许不令见开心果也被抱走了,有些莫名其妙:

“我没欺负她呀!”

祝满枝睡得迷迷糊糊,也有些莫名:“是呀,许公子可好了,没欺负我……”

宁玉合刚刚发现那么多女子的私密物件,对许不令的人品非常怀疑,当下冷声道:

“待在你身边,我不放心。”

说着便消失在了房顶上,祝满枝“呀呀呀~大宁姐,咱们去哪呀……”的声音渐行渐远。

许不令站在庭院里,微微摊开手,想了想低头看向手中的肚兜,有些无奈的叹口气,塞进了怀里。

片刻后,老萧杵着拐杖走进后宅,看着宁玉合离去的方向,蹙眉道:

“小王爷不追?女人生气,说几句软话就好了,特别是宁玉合这样的……”

“长安城马上要乱了,她们俩先走也好,等出去了再找回来即可……派个人跟着,别跑没影了。”

老萧点了点头:“陆夫人那边防卫严密,应当出不了岔子,为了以防万一,小王爷最好还是守在陆夫人跟前。”

许不令思索了下,回屋取来了佩剑,前往了陆夫人的住处……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