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缘梦·中国 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圣光降临漫威 > 第十六章 神焰裁决官(二合一)
听书 - 圣光降临漫威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十六章 神焰裁决官(二合一)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阳炎的眼中此时全是一片雪白。

他的心中此时充满着震撼,被这片纯白的世界所震撼。

这就是真正五级变种人强者的实力,这就是传说中的元素领域。

对方说的是真的。

阳炎心中此时对赵赫竟然还有敬佩之心,对方曾经提出过许多变种人如何增强自己实力的方法,还有诸多理论。

尤其是自然系变种人这一方面,赵赫作为绝对的权威,曾经指出自然系变种人突破五级的重要标志就是元素领域。

将自身所掌控的x能力控制到极限,同化能力范围内的所有的元素。

在这一片区域,能力的掌控者就是这片区域的王。

将心比心,如果阳炎突破到五级,一定会把这些知识当成秘密保留在自己的势力中,这样才会让自己的势力越来越强。

而对方竟然敢公布出来,这就是对方的猖狂与魄力。

即使有追赶上来的人,我也能绝对压制你。

就像现在被压制的自己一样。

毒液此时掏出了一副墨镜戴上,看到阳炎激动地神情后,心理不停吐槽道。

“这回算是完了。”

÷缰小br/>

神灵的庇护来自于那个人偶妹子爱丽丝的手中,可以短时间提供一阵全额伤害避免。

后来赵赫通过分解,发现里面竟然真有神灵的神力。

这个东西其实就是一瓶水加上神力而已,但不过最大的用处还是强化时候给武器涂一些。

增加武器硬度,即使强化失败也不会使武器破碎。

最后赵赫与凯丽一拍即合,在一些空白的纸上倒上这种药剂密封起来形成一种湿巾一样的东西。

这些湿巾摇身一变就变成了天价的强化保护卷。

给毒液滴了一些之后,毒液感觉腿也不疼了,药也不酸了。

最主要的是,它现在再也不弱火了,他感觉自己硬的一批。

而副作用就是短时间之内它无法任意变换形态,被固定成了战斧的模样。

“凯丽阿姨诚,不我欺。”

“果然提升火抗还得靠科研。”

“什么锻炼什么适应,都是傻蛋用的方法。”

赵赫听见毒液猖狂的叫喊之后,不仅抚了抚额头。

他说的傻蛋,是不是就是自己。

我可去您娘的吧。

此时的阳炎终于完成了再一次的蜕变,心中对赵赫敬意更加一分。

对方竟然没有在自己突破的时候突袭自己。

不过尊敬归尊敬,现在就是对方的死期。

他,要为他的自大狂妄而买单。

“轰!”

满天的火红重新占据了纯白的天空之中,与赵赫释放的纯白火焰形成了分庭抗礼的趋势,各个势力通过卫星在高空中望去,整个瀛洲的天空,被分成了红白两界。

赵赫此时不知道阳炎心中想的什么。

如果知道了一定会给对方点一个赞。

他反正是在适应能力,好久没抡大斧了,自然得习惯习惯。

圣光化为的圣焰也得适应适应。

这回没有凯丽帮忙,光靠没觉醒的圣骑士职介,还真挺难打的。

不过。

对方竟然没偷袭自己,他也挺意外的。

阳炎俯身向前,一缕火红刺入那片纯白之中,仿佛火焰燃烧白纸一般,直直奔向赵赫。

凤凰或许是看到阳炎潜力很足,竟然还帮阳炎控制了一下精神状态。

没有凤凰之力的负面效果拖后腿之后,阳炎气势再涨一份,此时的他甚至要比天启那位古老的变种人战士还要强大几分。

赵赫看到奔袭而来之后,大斧向下一插,斜叼着雪茄的嘴角露出一丝狂笑。

随即在毒液惊愕的表情中,狂喝道。

“狂热信仰身上纹。”

“圣焰之下无冤魂。”

同时一柄血色战旗在赵赫背后展示出来,这血色战旗上的气息圣洁而血腥。

毒液一点都感受错,就是血腥而圣洁。

这是圣教军的战旗!

还有,它终于知道琴那句口号是跟谁学的了。

“宾果,答对了。”

赵赫一边回答着,一边轮着狂野战斧冲向了阳炎。

狂野荒蛮的战斧,此时仿佛一头出笼的远古巨兽,血色战旗无风飘动,所指之处,即为异端。

毒液此时才反应过来,赵赫目前最强的职业不是因为杀戮欲望被封印,已经一转的复仇者。

也不是精通两系技能的圣骑士。

而是教会的最大暴力集团,异端审判所的职业,圣教军。

这是一群比赵赫当时所统领的反伪装者联盟还要暴力的大碴子,碰谁干谁,绝无二话。

它竟然不知道,老爹一定是不爱它了,一定在外面有别的狗了。

赵赫听到毒液的吐槽,嘴角抽了抽,差点每一个踉跄倒在冲锋的路上。

这玩意又不是他想学,教琴念圣教军誓言的时候,自己就领悟圣焰了啊。

当时跟毒液说,毒液还不信。

因为特殊原因,圣教军职业只有女性圣职者才能担任。

据说是为了保持队伍的纯洁性。

当时毒液觉得很有道理,毕竟女人狠起来,啧啧啧啧啧。

但谁成想是真事啊。

赵赫怎么就领悟圣教军职业了,这不科学。

它应该早就发现的啊,琴能力增长这么快,除了资质好以外。

还有一个同职业的大佬在悉心教导。

“异端啊,接受圣光的裁决吧。”

在赵赫冲锋的过程中,后方的插在原地血色战旗投射出一道猩红的光芒笼罩在了同样突击过来的阳炎身上。

阳炎感受了一下这种力量,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但无法驱散。

随即问了凤凰一句之后,凤凰也没有办法驱散与她同为原始之力的力量后就没有再管。

阳炎不知道,但毒液可知道啊,这是异端裁判者觉醒成为神焰处刑官的觉醒技能。

随即毒液便在赵赫脑海中兴奋的叫嚷起来。

“异端烙印!”

“这是异端烙印,老爹你觉醒了。”

异端烙印是神焰处刑官特有的技能,在异端裁判所中,普通的圣教军经过一次转职之后成为异端裁判者,异端裁判者便具有统领小队进行战斗的全力。

而觉醒之后的神焰处刑官在征伐异端的战役中多作为指挥统领行动。

用血色战旗给敌人画上用神焰制造而成的异端烙印,增加神焰能量的层数上限,增加对敌人造成的伤害,同时队友还可以给刻下烙印的敌人造成更大伤害。

简单来说就是增伤。

战旗所指之处,便是圣焰所戮之向。

这就是毒液为啥说异端裁判者是一群茬子,也就是流氓的意思。

这群娘们比赵赫所统领的反伪装者联盟还不要脸,甚至还臭名昭著一些。

赵赫他们这些看似邪恶的复仇者、诱魔者,打架前还会找个由头,整一下画面。

这群疯子直接就说你是异端,然后就开干了。

阳炎此时心中冷笑着,对方为了侮辱他,竟然将自己的领域化为纯白火焰的模样。

到了现在这个程度,他可以随心所欲的操控周围所有的等离子。

让这些等离子进行质变或者排列组合。

如果他想,他能将这些等离子化为光,高频激光等等他想要的东西。

既然对方想用火焰羞辱他,那他就要让对方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火焰。

“唰!”

阳炎速度利用高温形成的气流喷射再次加快速度,瞬间消失在赵赫的视野之中。

赵赫看到对方猛然提速,速度将近快了一倍,但异端烙印锁定位置之后,赵赫能轻易的感知对方的踪迹。

“砰。”

巨斧上泛起洁白的火焰,抵挡住突然出现在他身后的上方的阳炎。

阳炎一脚踹在巨斧之上后,惊讶对方的武器的强度,竟然在自己高达二百万华氏度的温度下还没有融化。

刚想继续攻击的阳炎,还没等再次挥动自己的背后的火之羽翼,就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吸力从四面八方涌来,同时他还看到了赵赫嘴角的一丝狞笑。

“我还愁怎么近身,你倒是来的快的。”

赵赫巨斧瞬间燃起血红的火焰出现在这片火红与纯白的空间之中,这缕血红是那种纯粹的红,就像鲜血刚刚喷涌出的那般红艳。

“神焰旋涡!”

伴随着赵赫一声厉喝,赵赫手持血色大斧旋转起来,就像是一道血色风暴,将阳炎束缚其中。

在异端烙印的加持下,阳炎等离子话的身体开始崩溃起来,赵赫的斩击仿佛具有某种奇特的威能一般,能直接伤害到他的根本。

“这不科学!”阳炎现在心中就这一个想法,他的身体现在已经几乎完全等离子化,对方的物理攻击几乎不可能伤害到他。

凤凰现在已经在释放自己的力量来弥补阳炎的伤势了,什么科学不科学的。

她要不管阳炎,对方早就把他砍死了。

这种血色火焰,属于那种未知原始之力的技巧应用,如果她要有本体意识,掌握凤凰之力的大部分技巧应用,她绝对不会想想再这么狼狈。

简单点来说,拥有本体意识的凤凰属于高价买的外挂,除了一些基本的强化外,还能瞬移,全屏攻击之类的。

而凤凰碎片只有最基本的功能,增强,补血。

然后就没了。

赵赫的大斧轮动十圈之后,阳炎察觉吸力消失,瞬间推动羽翼消失在了原地,在远处立足之后却发现赵赫并没有趁机追过来。

反而是看见对方把战斧插在地上,单膝跪地,开始念起到一种奇怪的祷词。

我们是律法的信徒与审判者,是裁决奸邪的使徒。

我们即使落入地狱也将践行惩邪除恶的宿命。

我们只会遵守自己守护的意志。

我们是信仰的火焰与战斧!是意志的代行者!

因你伤害无辜,我判你有罪。

因你伤害无辜后,掠夺人民生的希望,贪墨赈灾物资,我视你为异端。

吾乃神焰裁决官。

异端!现在我赐予你火刑。

燃烧你的罪孽。

祭祀那些死于你手的灵魂。

“轰!”

阳炎听到第一句悼词之后,眼前出现了一片火焰,随即火焰消散后。

他感觉自己被拽进了一个奇异的空间,自己被固定在一了个木质的火刑架上,周围则是前一阵被自己摧毁的那个核电厂。

无数穿着褴褛的人目光呆滞的抬起头望着他。

他就如同一个罪人,被下方的人们审视着。

仿佛在质问着他,为什么要引起海啸,明明他不是很需要那笔钱,还去伸手贪墨救援物资,导致抢险不及时,更多的人死在辐射中。

或者在辐射的影响下痛不欲生。

阳炎再也受不了这些人的注视,此时失去了凤凰的庇护,他心中已经病态的心理开始爆发出来,冲着四周大吼道。

“你们在看什么,想审判我么。”

“我是瀛洲的守护神,是我守护了你们这群凡人。”

“谁敢审判我!”

底下那些呆呆的群众中,一个穿着劣质防化服的消防员,举起了自己的右手。

这只右手抬得很费劲,被烧焦下的手套满是狰狞伤口的手臂流出核辐射之后产生的血脓。

之后这只被烧得狰狞的右手,出现了一缕火焰。

仿佛无声的抗议,丢向了火刑架下的柴堆里。

</br>

</br>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play
next
close
X
Top